>

最爱我的人离开我很久了

- 编辑:云顶集团登录 -

最爱我的人离开我很久了

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,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,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。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盖,所以我们泪流满面,步步回头,可是只能往前走。——张嘉佳

慢慢走到时光尽头

想写这篇文章想了有三年了吧,但是写文章就要回忆,就要把很久缝合好的伤口硬生生的拆开,让鲜血流出来,让眼泪流出来,让痛苦流出来。我常常在夜深里流泪,枕着又咸又苦的泪水入眠,就像现在我此刻一边敲着字,一边咬着牙,可是我的泪水还是怎么擦也擦不干,但我还是要写,因为他是最爱我的人,也是我最爱的人。谨以此文纪念我去世三年多的爷爷。希望他可以知道,知道我有多想他爱他。

最爱我的人离开我很久了。(一)那时他的点点滴滴,他招呼我的口哨声,他站在阳台上的身影,他艰难爬楼梯的声音我都记得,我全部都记得。

奶奶说爷爷吹得口哨最好听,他在部队里就吹得顶呱呱,爷爷的口哨真的好听。在高中时候,每当我伏案写着枯燥繁杂的作业的时候,远远的从楼下的公园里传来一声悠长响亮的口哨声,穿透公园茂密的树林,声音爬上了七层楼梯,偷偷溜进我的房间。我如果还在椅子上懒着不起身,那口哨就不气馁的一声接一声,我探出头去,爷爷,我大声叫着,我低着头,他仰着头,我们就这样远远的对望着,这时候爷爷总会笑着冲着我挥手致意。在爷爷刚刚去世的时候,我在阳光刺眼的时候,望着楼下,爷爷常常向我挥手的地方,我大声叫着爷爷,爷爷叫到泪流满面,叫到声嘶力竭,叫到只有我孤单的回音。

爷爷最喜欢送我,他从我小学的时候就开始送我到学校门口,直到到了高中,爷爷年纪大了,腿脚不利索了,但他换了一种方式:目送。早上的课很早,我和爸爸很早就出门了,“月月”,我回过身去,爷爷站在阳台上,笑着冲我招手,早点回家。我感觉得到,直到爸爸的车驶离很远,目光还一直轻轻追随着我们。爷爷去世后,我常常出现幻听,还可以感觉到灼灼的目光。可当我转身,却再也望不到熟悉的身影了,留给我的只有孤零零冷冰冰的阳台。停留是刹那,转身即天涯,这是我后来才体会的心境。

我在初中的时候,就离开爷爷奶奶住在了离学校较近的地方去了,爷爷就常常拿着老年卡坐好几站的车,走了很远的路来看我。我现在还保留着对家里人脚步声的敏感,爷爷的脚步沉重却有力,慢慢的顺着楼梯,一步一步,所以我很远就听到了,打开门,赶紧跑下楼,“爷爷你也腿脚不灵便,干嘛爬这么高。”我有时候佯装生气说道,爷爷只是笑笑递给我买好的水果,零食,然后我看着他慢慢的转身,再走下去。爷爷去世后,我常常一个人站在家的楼梯口往下望,可是我等的心都凉了,却再没有熟悉的脚步声了。

最爱我的人离开我很久了。最爱我的人离开我很久了。(二)那时他的琴棋书画,他教我写字的严格,他练琴的陶醉其中,他整理我绘画作品的认真我都记得,我全部都记得。

爷爷是个特别有才的人,他的出身不好,小时候生活艰难困苦,他的才艺全是自己自学培养起来的。他首先练字,做秘书的时候,他每天都写几千字,慢慢自成一体,听奶奶说他因为字写的好看有才华就被提拔了。爷爷爱教我练字,那时我最不喜欢练字了,爷爷一招呼我我就心里有小别扭,爷爷把我粗粗拉拉写的字认真用打红勾的方式,写的好的就多打几个红勾勾,看着爷爷戴着眼镜吃力的一个一个找写的很好看的字的时候,我羞愧的赶紧抢过来,“爷爷,我没写完,你等着我啊,我再写一篇你看看”。爷爷看看我笑着说好啊,我等着你。爷爷去世后,我自己一个人练字,写了好几篇,拿起红笔却又无力的放下了,裁判都没了,已经没有参评的必要了。

我家里有一台电子琴,爷爷总是在小时候陪我一起去听课。我从来不记笔记,爷爷的笔记前一阵子我找出来了足足有三大本,满满的音符,用尺子打好的五线谱,用彩色笔标好的不同的音节,还有很多手抄的歌曲,我一推开家门,首先是爷爷为我弹奏一曲,那流畅的音符顺着爷爷粗糙有力的大手调皮的跑到门口迎接我。爷爷那时候最喜欢教我的是那首《青春舞曲》,“太阳下山明天依旧爬上来,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,美丽小鸟一去无影踪,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,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......”我的青春,我的爷爷都一去不复返了。开了灯眼前的模样,诺大的房,寂寞的床,孤单的我。

小时候,字写的又大又丑,电子琴弹的磕磕绊绊,唯一还可以骄傲的只有画画了。我戴着小围裙,满脸油墨,满手黑乎乎还兴奋的指着我大作的照片,就这样被爷爷拍下来了。翻开相册,整整一相册我当时的毛笔画都被拍下了,几百张或粗糙或精致的作品,记录了那一段难忘的记忆。除了这些,我还有爷爷给我整理的两大本证书集,还有从出生到现在的许多珍贵照片,旁边有爷爷给我写的逗趣批语,寄予了满满希望。我知道那些爱,怎么都看不完,都写不完,我翻开相册,常常是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(三)那时他的谦和有礼,他对部下的友善慷慨,对待陌生人的不设防,对待家人的爱与关怀我都记得,我全部都记得。

每到过年过节,电话声总是响不停,家里总会来了很多客人,他们很多是爷爷提拔帮助过的战友。听奶奶说,爷爷对他的部下总是很慷慨,家里困难的总会在过年的时候被招呼到家里吃顿团圆饭,多出来的蔬菜和肉爷爷一点不留,送给战友们;可是当年面对人家送的暖水瓶,爷爷却拒绝的一点不含糊,爷爷写东西的纸总是两面用,衣服都穿的磨破了袖口。他就是对自己苛刻,对别人慷慨。从前战士们和我们谈在部队里相互扶持的岁月,现在他们和我们一起流着泪回忆关于爷爷的点滴。

家楼下的公园里有很多剪树枝,整理草坪,带着头巾的乡下的婆婆们,爷爷很喜欢和他们聊天,和他们请教栽花的经验;还有送奶工,水管工,爷爷从来都不轻视任何一种职业,他觉得自食其力的人都值得尊重,甚至在我初中的时候他说月月你去学门技术多好,成为高级技工,在我们国家被忽视的职业,其实在国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所以每当我听到别人讲蓝翔技工的梗时,想起的却是爷爷当年的话。

爷爷对家人的好,我觉得真是说不完,都可以单独写一篇故事了。爷爷对奶奶的唠叨虽然有时候会不耐烦的抱怨,但是每次奶奶出去买菜回来,爷爷就早早到楼下去接老伴去了;奶奶每次吃药都得爷爷提醒;奶奶擦的红花油都是爷爷用手搓热了在她的腰间打圈。爷爷去世了,奶奶好几次顺口叫我老陈,我咬着牙硬生生的把眼泪憋在眼眶里,憋的脸都红了。爷爷对我是严苛中带着无尽的爱,我爱吃的他比我都记得清,鸡爪子爷爷都宝贝着不让别人吃;他因病说不出话的时候,每当我敲门的时候,他就大力的拍手掌告诉我知道他来了;还有切好的水果,熬好的药,擦头的仔细,穿好的鞋带.....我十八年的成长足迹都有爷爷相伴,爷爷去世后陪伴我的只有满满的照片,还有潮水般时刻要将我淹没的记忆。爷爷对儿女们也很好,总是主动问候他们,有时候还露一手。爷爷对我们的好,我们都记得,也要永远记得。

爷爷跟我说,要做一个正直宽厚的人。

爷爷跟我说,好好练字,字如其人。

爷爷跟我说,长大后要孝敬父母和奶奶。

爷爷跟我说,好好学习,就有立身之本。

爷爷跟我说,对待朋友要友善宽容。

爷爷跟我说,要做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。

爷爷我想问你,在天堂过的好不好。

爷爷我想跟你说,我梦见你几十次了。

爷爷我想亲口告诉你,我多想你,爱你。


文章也写给那些亲人都在身边的人,好好珍惜眼前人。毕竟,失去的永远回不来了。

本文由光剑战士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最爱我的人离开我很久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