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红狐狸

- 编辑:云顶集团登录 -

红狐狸

可红狐既是神兽,自不会被这些人轻易捉住,于是千百年来,这个传说一直流传在沙漠上,直至琞朝十五年,关于这个传说逐渐被人遗忘。

沙漠里,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哼着曲儿走远了,年轻的朋友在嘲笑乱填的歌词。

咦?

“一个漂亮姐姐教的!”

“小姑娘,这歌是谁教你唱的?后半句不是这么唱的吧?”

望来望去

……

红太阳

琞朝十五年 六月初夏

落日余晖从一个沙丘移到另一个沙丘,淡黄沙砾也有一瞬间的橘红色。

红狐狸。啊哈,日落终于来了,每每此时,便是我最快乐的时辰!我哼着歌“红太阳,狐狸抹胭脂,望来望去,终于望见你。红太阳……”如往常般跳出洞穴,四足踩在滚烫的沙砾上,将要啊,去那沙漠中挑拣宝物。

“咦,那是何物?”前方百步远的沙丘比寻常高出许多。

莫不是有什么宝物?我仰头长叫,浑身红毛止不住地颤抖,撒开丫子欢喜地跑起来,足下沙砾挠得我心痒痒。

太阳与我同步,从一个沙丘跑到另一个沙丘,逐渐靠西,逐渐靠近,心却如这沙漠气候,逐渐变凉。慢慢地,我停下了脚步!

红狐狸。那好似是一个人,人最可怕!我踏出的右前脚犹豫地慢慢收回,用鼻尖嗅到空气中腥臭的血液味,他受伤了吗?我又往前凑了一点,轻微的呼吸声证明还活着,不能让活人发现我,我转身就跑出了十步远,扭头见他并未追来。我就看一眼应该没关系吧?在沙漠里受伤的人是无法活下去的。

红狐狸。我小心翼翼,谨慎地慢慢靠近,淡月下,他一张毫无血色的脸,俊朗而脆弱,双眼紧闭留下两排细细长长的睫毛,干裂的薄唇微张,艰难地呼吸着空气!

我绕着步子,在他身边打转,心中犹豫着该不该救,这时,他忽然张开双眼,我被吓得跳出很远,惊魂不定。可也是那一瞬间的对目,我看见他眼里温柔善意,似明月清爽,不由地内心摇动。

脖颈血流不止加上严重缺水让他再一次昏睡过去,也许他是个好人的想法在我脑中逐渐放大,我有些跃跃欲试,也许救下他是个不错的选择!

红狐狸。费尽力气,把他带回了我的洞穴,昏暗的沙丘下,只有点点清凉月光,夜渐渐变凉。我从没救过人,该如何救他呢?想来想去,想出一个“以血换血”的方法,他既然失血过多,那我就把我的血分他一点吧!

我从没想到自己的血尽然这么有用,他刚饮下喉,身上的伤便自动愈合,我有些高兴地道:“虽然自己头有些晕晕地,眼也有些花,可……”

沙漠里的烈日就算是我这山洞也抵挡不住,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嗔,身子在地下摩擦着,尔后缓缓睁开双眼。

看清洞中情形,当即全身炸毛,一个弹跳跑到后面藏起来,只留下两只眼怯怯地看着他。昨日救回的那人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,看来伤势无碍,已经可以走动自如了,他一袭青袍上虽血迹斑斑,然面容平静温和,双眸坦然磊落,通身并无半点落魄之意。

我听见他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:“小狐狸,是你救了我么?”

我自是不会回应他,这人心最是多变,嘴上说着一句,心里又想着另一句。

他靠近我,姿势优雅地半蹲下,看着我的眼说:“你别怕,你救了我,我自是不会伤害你!”

他漂亮的眼仿佛一颗温润的明珠,我半信半疑地探出半只身子,见他果然没有任何攻击之意,于是大胆地跳了出来。

我衔着他的裤管,示意他可以从这个方向出洞离开。可他却突然捂住胸口,嘴里是痛苦的呓语,我诧异地看着他,难道还没完全康复吗?突然想起不久前,曾捡到一个药瓶,或许对他有用,于是急忙在我那一窝宝物里挑来挑去,最终把药叼到他身边,关切地看着他。

他在痛苦之际竟还能笑得那么好看,嗯……这样看来倒也不失为一件宝物。自此他便留了下来。

每当日落月升之时,他都带着我到洞穴外散步,天边银星闪烁,却也不敌他眼里星光耀眼。

这千百年来,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从前是多么的寂寞,和他比起,那些从前我喜爱的人间宝物也不值一提。因为他会讲很多,很多的故事,故事里有我没见过的繁华世界。

他给我讲:“从前有座山,山里有座庙,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,老和尚对小和尚说从前有座山,山里有……”我觉着十分有趣,他能将这个故事一直一直讲好久,每每我都会在他温厚手心里蹭来蹭去,讨好地想要继续听,他却笑得无奈。

他又讲:“从前有位公子哥,他得了笔意外之财,于是便整日游手好闲,贪吃享乐,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段买了一所大宅子,雇佣了上千个丫鬟小厮,每日就窝在家里吃呀吃呀。最后,被胖死了!”

噗哈哈,这个人也是有趣,把自己给胖死了!

然后他又讲:“又一年春季,江南城里开遍了红花,闺阁女子们细细打扮一番便要去春游。有一个女子,她生得极美,每年只要她参加这个泛舟春游,必定会遇到许多为他倾心的男子,这些男子把路桥都堵了个遍,最后呀,那女子竟不慎掉入河中死了!”

唔,真是伤感的爱情故事呢!还有呢?讲了这么多,也没讲他自己,我跳上他的膝盖,用头在他耳边磨蹭,他眼里闪过一丝错愕,不确定地道:“你这是何意?是想说怎么不讲我自己的事吗?”

我连连点头,他温柔地一笑,轻轻地抚摸我头上柔顺亮丽的毛发,我顺势躺在他怀里,听见“咚咚咚”的心跳,这是他的还是我的?

沙丘上,坐着一人,怀里抱着一只红狐狸,月光倾泻在他头顶,自四周散开来。

他认真地讲着:“从前”

我抬起头,双眼定定看着他,怎么又是从前!他淡笑道:“别急,这样我才能好好讲故事给你听!”

于是,他继续讲:“从前有一大户人家,他们呢,有许多孩子,个个身怀绝技,壮志雄心。唯独这家小公子,与常人有异,他不学无术,不爱与人交谈,常常独自一人写诗作画,人人都说是附庸风雅,家里人也是极不喜他。就这样一直到了小公子成年,他的父亲已经年老,再无力打理家中事务,于是家里的哥哥都争先恐后地去争取父亲的宠爱,这样就能继承到父亲的财权。小公子是最无权无势的人,虽然他不在意那些身外之物,可他的哥哥为保万一还是对他下了杀手。”

这个小公子,这么可怜啊,想必心中也同我一般孤独寂寞吧!

月色下,我仰起头,轻轻用舌尖吻了一下他的下颔,这是我们红狐对宝物的印记,表明这个宝物归我所有,他漂亮的弧线白净中带上了点微红。

今年盛夏似乎来得比往年快,转眼已是八月炎夏。

这天,我从沙漠森林中摘到几个大甜枣,兴冲冲地带回洞穴,远远便见那如月清爽的人站在洞门出等我。我按耐住快要跳出来的喜悦,脚下生风,转瞬便回到他身边,急急忙忙从包袱中叼出最大最红的枣子,得意地望着他,却看见他难得的惆怅虚无眼神,于是放下枣子,跑到他腿便关切地蹭蹭。

他蹲下神来,对我柔声道:“小红,抱歉,我要离开这里了!”

身体先我一步作出反应,步履不稳地连连后退,满眼的不可思议!这是为何?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的宝物会自己离开。

他眼里似乎有不舍,他说:“小红,我还会回来的,但这之前,你要等我好吗?”

我用嘴拖住他的裤管,示意他等等,匆匆回洞穴,把我从前捡到的所有宝贝都叼了出来,这是我所有的喜爱,我都给他,这样,他是不是就会留下来继续给我讲故事?

可是,等我再次出来,洞外空空无一人!“啪”似乎听见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!又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里掉了下来!

十日之后

我懒懒地呆在洞穴,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像是被人抽去了力气,什么都不想做!

远远地听到一些凌乱脚步声,大概又是商队拉着骆驼路过吧!

脚步声愈来愈近,我才察觉有异!随之而来的是呛喉的浓烟,我心下警铃大醒,这不是商队,是特意为我而来!

当我被烟气逼出洞穴外时,面临着的是尖刀猎犬。身着战服的女子号令之下,上百人向我涌来,我怒气大盛,这些人为何要将我置于死地!温热的血液在我口中蔓延,一个又一个的人被我咬死,我不曾杀人,可为了活下去,不得不杀。很快就要冲到那带头女子身边,女子突然轻蔑一笑,展开手中之物,赫然是他随身携带之物,那柄玉刃。

不知为何,我镇定的心神突然被打乱,大脑嗡嗡作响,脚下虚浮无力,那女子见此,趁机用手中玉刃插入我头部,疼痛自心底蔓延到每一根毛发。

我唱:“噫!捡了个大骗子……”

我看见那些人带着得意又恐惧的表情,夕阳西下,山丘上仿佛出现一道颀长身影。

不过……

一只红狐狸

捡了个大骗子!

没望见你

沙丘上

可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,在西北沙漠,曾经有一个传说。据传,在沙漠最北方的沙丘里,住着一只红狐狸,她优雅又魅惑,她天真又狡猾,她神出又鬼没,她是沙漠中的神兽,是美与善的化身。万世之人曾相信她能带来无上灵力,能使人臣服信仰。于是许多王室之人私下探查她行踪,想要将之据为己有,以达万民臣服,坐拥天下之目的。

望来望去

狐狸抹胭脂

图片来源见水印

本文由怪物杀手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红狐狸